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疏勒河的红柳【原创博客】

成熟的韵致便是生命常青的风景,如红柳

 
 
 

日志

 
 
关于我

李红娅 笔名:疏勒河的红柳, 天津市作家协会会员、 中华诗词协会会员、天津河东区作家协会会员、 天津散文研究会会员。 龙年 / 龙抬头生 / 是条不会水的旱龙 / 沙漠磨练 / 命里铸就 / 性格如红柳 / 抗得住风沙严寒又耐得住孤独寂寞的龙女 / 在大漠里起舞 / 在经济舞台螺旋 / 舞着自己的目标 / 唱着幸福的艰难。

网易考拉推荐

胡杨情 【疏勒河的红柳原创】  

2009-07-03 21:12:28|  分类: 散文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胡杨情 【疏勒河的红柳原创】 - 疏勒河的红柳 - 疏勒河的红柳

  

 

胡杨情

                                           ——重返西域寄情  

  

                         作者:李红娅 

 

  

                   序

 

我沿着兰新公路朝你奔来

看到了烽火台已没有浓浓的狼烟

我沿着沙滩在红柳丛中穿行

看到了枸杞枝上挂满了野骆驼毛在风中“索索”地抖动

我踏上平坦开阔的大堤远眺

看到了远处金灿灿的胡杨林在世界风库的小宛里依然守望

我站在多情的疏勒河畔

沙漠的热浪已经扑上了我的脸颊

离开十八年了

胡杨

你还记得我吗 

                    

重返西域

当我站在胡杨林前

心潮起伏热泪盈眶

久别的牵挂如扯不断的乱麻

我那神秘的塞外戈壁

我心中的一切一切

我多希望能将这些残酷而美好的生活重演如昨

回到我挚爱的亲人身旁不弃不离

 

多少年了

祁连山的雪水流进了昌马水库不肯离去 

滋润那片被开垦的土地

多少年了

我无法忘记在大漠深处的那个月夜

胡杨 唯有你在深夜陪伴我站岗

听着远处的狼嚎发抖的心有了依靠

多少年了

面对你 我为什么如此眷恋

十八年的光景啊

唯有你使我无法忘记

在沙漠腾起的热浪里

海市蜃楼的景色诱惑我们憧憬

唯有你站在苍穹里远远地告诉我

这只是美丽的幻影

 

                        

 

胡杨

离开你十八年了

我从唐朝的诗句里赶来

想把我的成就与你分享

想把我一路所见对你吟唱

更想把心里的苦难对你诉说

可是内心的孤独使我冷颤

面对你不敢哭出声来

怕你讥笑我已改变了红柳的模样

然而 冷却深深地刺在我的心上

 

胡杨 我知道

当一次次面临死亡的时候

在生命的尽头

只有你秃枝舒展

仰望天上

勇敢坚强

胡杨

给我勇气吧

让我放弃那一池的忧伤

重新做我自己

胡杨

我知道祁连山厚厚的冰层在你的心里埋藏

今夜 我想陪伴你

听你吟唱

 

夜幕下的篝火吐着鲜红的血迹

似飘荡的魂灵在面前舞蹈

你直挺男人般的身躯

在深夜里不肯向我吐露

厚厚的嘴唇却在颤抖

我已明白你心中的份量

 

胡杨啊

今夜 在你面前袒露

流着泪血敲出我心里的雾幔

唯有这时我才一吐为快

 

失去的青春年华

二次创业的艰辛

没有将我打垮

唯有失去幸福的那一刻

我不知道自己是谁

天 是灰色的

人 是灰色的

仿佛这世上已经与我无关

我似行尸走肉 没有了灵魂 

走在昏暗的荒滩不知去向

回去的路

前进的路

徘徊在十字路口上

 

东方露出鱼白 太阳喷辉

直射着灵魂

我看到了自己

失去的幸福是最后一颗心的破碎

 

灵魂告诉我去寻找自己时

路上要背上责任

不管多么艰辛

不管多么沉重

把责任的担子从这个肩换到另一个肩上

一定不要歇息

 

听了灵魂的告诫 我开始在大漠中穿行 

伴着黄风呼啸

躲着龙卷风的旋转

沙尘暴抽打在脸上

血水一次次从眼里涌出

与黄沙接吻

流淌在脸上的是一条条泥河

 

我懂得诀别 必须超越自己

我还会经过 一百个灵魂 一百个摇篮 一百次分娩之阵痛

我还会在咸水里泡三次在碱水里泡三次 最后在血水里泡三次

灵魂深沉时 他会走进我的心里

 

夜沉沉 微风轻起

胡杨宽大的树冠“索索”地抖动声在沙漫里响起

篝火映出胡杨坚实的身影

依偎着你 我感到阵阵的暖意

知道你在默默地听我诉说

 

胡杨

我又一次附拥在你的身边

只有你对我理解原谅

在遗忘里徘徊的静默

与你相望

 

 

                        

 

胡杨啊

今夜宁静

心灵的对接我们读懂彼此

篝火上面的青烟在微风里变成影子            

似深夜里游荡的孤魂

我想到了路边地窝子的那一排排干尸

他们再也听不到亲人的呼唤

 

想到了马鬃山下的那一座孤坟

让我无法割舍的密友就在这里长眠

只有胡杨知道我们的情意

我的心再一次刺痛

 

记得吗

我的战友姐

是我洗去你身上的泥沙

是我为你换上干净的衣裳

姐妹别离时

我还是一个小女孩

多少年了 你还好吗

我知道你把屈辱憋在心里

在那疯狂地年代里

你枉送了年轻的生命

疏勒河不该收留你

我知道你那打成反革命分子的父亲

强忍眼泪在你的墓里撒一把硬币送你上路

多少年了 你一次次来梦里找我

只有这次

我在裸露的戈壁石前

为你点一支香烟祈祷

安息吧

不要再找我

 

疏勒河静静地向西流淌

在驿马古道的磨难

使我成了一棵亭亭玉立的红柳

盛夏的傍晚

我在疏勒河的坝上抬起一具尸体

啊 为什么是我的战友

 

度荒节粮的年代饿死了你的爹娘

你顽强地留了下来

究竟为了什么

使你早早结束自己年轻的生命

夜幕下的疏勒河黑沉沉一片

我被派去发电 去发电的为什么是我

我还是未成年的少女

 

轰鸣击碎月光下的孤寂

枯杆上吊着的孤灯泛着微黄的光

身后留下我长长的影子

水坝上我们触目相依

在暗淡的月色下

你静静地躺在那里

告诉我 

你为什么这样离去

 

马鬃山土层太薄 掩不住你的孤屋

裸露在山坡上的坟墓用石头搭起

如同一座碉堡凝视上山开采石头的人们

也许你的坟墓太扎眼使人恐惧 

也许炸去你坟墓是那人的恶作剧 

今生今世也无法洗去深深的罪孽

 

马鬃山下已经没有你的孤屋

冤屈的灵魂一直在游荡

我只有在这里默默地为你祈祷

不要再孤独地漂泊

马鬃山太冷

你的父母在天堂为你守侯

 

今夜 望着跳跃的篝火

一段段的苦难在我心中涌动

我知道失去的幸福无法与死去的战友相比

不敢大哭 两行清泪顺着脸颊滚落衣衫

 

胡杨

唯有你宏伟的躯干暖暖拥着我

克制住内心的胆怯

坚信自己才是救世主

 

多少年过去

我又一次穿越这苦难的隧道

回忆那一段段不堪回首的往事

胡杨

你看到了我心中隐隐的忧伤与愤恨

那一对期盼孩子的夫妇

我的笃实而木讷的战友

面对落到人世间的孩子

他们看似幸福的眼里

流着心酸不安的血泪

 

那个漆黑的夜晚

一个伟岸的人影潜入他们的家里

昏暗的灯影下映出了这个匈奴基因的健硕汉子

权力的象征使他雄心赳赳

那个懦弱的男人

脸上挤出一丝苦笑

颤巍巍地端上特意备下的酒肉

犹豫的脚步慢慢地消失在夜色里

留下深爱的女人

接受自己无法给予的种

 

这个男人不知给多少人留下罪孽无辜的种子

传承着血脉里“战无不胜”的秉性

他手中的权利就是最好的外衣

疏勒河旁边的低矮破屋

映着灯光 会透出一段段的心酸

胡杨与我守望

见证了一个个鲜活的生命

                         

 

                        

 

 

来到了丝绸之路

那个蘑菇滩的白杨树林里

站在杂草深掩的墓碑前

为死去的烈士

献上了我用野草扎成的花环

默默地为战友祈祷

虽然孤独的魂常年留在戈壁

站在墓前聆听

你们没有向我吐露心里的期盼

我看到幼苗已长成了大树

环抱着你们的墓

虽然没有守望

冰凉的墓碑却似烈烈的火焰

燃烧我孤独的冰心

激起生活下去的勇气

你们的精神永远激励我奋起

 

胡杨

在你的眼里

见证了正义与邪恶的较量

我知道你的心里为什么埋着厚厚的冰层

当大漠的尽头正视一切生命元素被黄沙掩埋之后

唯有你与我心仪

 

大漠豪情

我知道你的生命千年不死

我知道你死后千年不倒

我知道你倒下千年不朽

你是我精神的教父

我匍匐你的脚下轻轻睡去

在梦里渴望与你对接

化解我痛苦灵魂里的仇视

善待生命给予的永恒 活下去的理由

在大漠的深处有胡杨的地方 就会有

吸收盐碱苦涩化解土壤中仇视生命元素的红柳

那摇曳的红柳

一簇簇 一丛丛

紧紧地相伴着胡杨

舒展着生命

随风匍匐在大漠深处 

 

当我渐渐的变成一棵红柳

慢慢地融入那一丛丛的红柳之中

我的灵魂渐渐地在艳阳里升腾

你围在我的四周萦绕不肯离去

 

胡杨

离开你十八年了

如今我看到盛唐的铜辉映在你脸上

丝绸之路 驿马古道

如今已是高速公路直通新疆

条田里的一架架啤酒花

作为支柱产业香飘各地支撑着农场的经济

一排排现代化库房

前来交粮的车辆排队长长

我曾经住过的房子原址上

已是一所设备齐全的中学

曾经的卫生队

已是初具规模的医院

见到了昔日的战友 首长

他们沟壑似的脸上印上岁月的沧桑

认出了我是那当年的小放映员

搂着我 相逢的喜悦里闪出泪光

 

 

                        

 

别了

我的胡杨

在我失去幸福的时候又一次来看你

在走过的岁月里寻找自己的灵魂

 

十八年的大漠孤烟沙尘洗涤 

任凭风霜雪雨 死里逃生

一种刻骨铭心的情怀

铸就了红柳与胡杨的情谊

就像那盛开的雪莲花无暇美丽

 

疏勒河畔的风风雨雨依然魂牵梦萦

戈壁滩上的红柳依然与胡杨毗邻

红柳树坚如磐石胡杨树千年不倒

大漠的宽广使我们胸际豁达

胡杨 放心吧

心灵的脆弱每个人都有

但我是大漠的女儿

我会更加坚强

不被世俗左右

经受了大漠风沙的千锤百炼

我会战胜一切艰难困苦

任凭狂风暴雨不会折倒

生命就像不落的太阳

无限风光

无限辉煌

  

(原创贴图)开篇作——红柳魂 - 疏勒河的红柳 - 疏勒河的红柳

 

此文与《笔到情处自生辉——评红柳的长诗《胡杨情》》已同时刊登在2012年7月的《赤子》杂志上

http://lihongyadi.blog.163.com/blog/static/186822532012627725511/ 

 

  

  本人作品严禁转载引用     


  评论这张
 
阅读(13654)| 评论(49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