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疏勒河的红柳【原创博客】

成熟的韵致便是生命常青的风景,如红柳

 
 
 

日志

 
 
关于我

李红娅 笔名:疏勒河的红柳, 天津市作家协会会员、 中华诗词协会会员、天津河东区作家协会会员、 天津散文研究会会员。 龙年 / 龙抬头生 / 是条不会水的旱龙 / 沙漠磨练 / 命里铸就 / 性格如红柳 / 抗得住风沙严寒又耐得住孤独寂寞的龙女 / 在大漠里起舞 / 在经济舞台螺旋 / 舞着自己的目标 / 唱着幸福的艰难。

网易考拉推荐

又是龙抬头的日子【疏勒河的红柳原创】  

2009-02-26 12:50:18|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又是龙抬头的日子(疏勒河的红柳原创) - 疏勒河的红柳 - 疏勒河的红柳 

 

 又是龙抬头的日子

                                               文/李红娅

 

 

又是龙抬头的日子。

龙抬头的日子是我的生日。

此时此刻,思绪飞出窗外,

缠绕在那蒙蒙细雨的雾里......

一张张生日的照片浮现在我的眼前......

龙抬头日子里的一段段故事,如同一部历史的电影,又一次在我的心中放映......

 

镜头一:  二月二与三毛

  

壬时,一声啼哭划破了寂静的夜空,一个女婴诞生在上西园兰州军区总医院的产房里,这就是我——三毛。

 

“恭喜你!是个白白胖胖的可爱千金。”王大夫抱到了狄慧跟前,

“啊,又是一个妮?”

狄慧伸过手摸了一下孩子的小脸蛋。

站在外面的木子其听到了孩子的啼哭,急不可耐的推开门闯了进来,“哎,这可不行!”护士小张急忙上前阻拦。

“让他进来!”王医生对护士说。

“子其,快来看看你的宝贝丫头!”王大夫扭过头对闯进来的木子其说。

木子其愣了一下,上前几步来到妻子身旁

“辛苦了!还好吧?”

“嗯,很顺利。”惠很虚弱的对丈夫子其说。

“瞧瞧,连孩子都不要了!”王大夫冲着木子其说。“老夫老妻了,还那么缠绵。”子其听到王大夫的话,不好意思地笑笑,接过了女儿。

这个刚刚出世的孩子瞪大了眼睛直愣愣地盯着木子其。木子其打量着眼前的女儿,女婴扑闪着炯炯有神的眼睛冲着眼前的木子其笑了。木子其愣住了,情不自禁的把脸向孩子凑去,只听“哇!”的一声,孩子被眼前的这个人扎哭了。

哭声一阵阵地似近似缓,时而高昂,时而委屈,时而又吭坑唧唧,逗得大伙儿乐个不停。慧怪啧地对子其说:“看你,把孩子吓哭了!”说着慢慢地拍着孩子的后背,心疼地小声对孩子说起话来……

外面飘起了毛毛细雨,初春咋冷的天还在一片漆黑的夜色里。远处山坡下星星点点的灯火已开始多了起来。

子其看着睡着的妻子和已停止哭泣的婴儿,他渐渐地喜欢上这个刚刚出生的孩子了。

这是第三个女儿了,一心想要男孩的子其苦笑一下,他又忍不住的俯下身细细地打量起这个眼前的孩子来。孩子又一次睁大眼睛,直盯着眼前的这个人,她似乎记起了什么,撇起小嘴哭了起来

子其急忙抱起了孩子“哦,不哭!是爸爸不好,不哭啊!”他轻轻地拍着孩子的后背哼起了摇篮曲。孩子突然停止了哭声,睁大眼睛看着堆满笑容的木子其,她笑了。木子其又一次愣住了,“咯咯咯”的笑声从孩子嘴里发出,他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他急忙推着正在睡觉的妻子,

“慧,你听,你听!她会笑出声?”

“瞎说!”睡眼朦胧地慧睁开眼睛埋怨的说。

“咯咯咯”的声音又一次从孩子嘴里发出,慧也愣住了。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可眼前的声音真真切切……

 

东方吐出鱼白,飘洒的细雨停止了,穿流城市的黄河静静地往东流去,远处的雁滩渐渐地开始清晰起来,一轮红日从滩上的树林那边升起来了,一道道金色的光从一片片的林子后面射出来,东方被沐浴在金色的霞光里。

北边白塔山上的白塔被阳光反照着发出银白色的光来。山下的黄河铁桥铮铮的泛着黑色的光,威严地矗立在河面上。

西边两叉分流的黄河从龙园滩边上流过,滩上几处枯树张着牙似腾起的飞龙,使微波粼粼的水面上多了几分神秘。

街上的人渐渐多起来。

五泉山上的大雄宝殿发出了一阵阵的钟声,回荡在这个不大的城市的上空。

今天,阴历二月二,龙抬头的日子,一个小女孩来到了人世上。

 

全家人都喜欢这个小女孩,整天听到是咿咿呀呀的声音和银铃般的咯咯声,六岁的大姐媛媛和四岁的二姐妹妹,两个人兴奋极了,整天围着小妹妹,忍不住伸出小手抚摸她。

爸爸木子其抱起她的三女儿,用胡子轻轻地扎她,她不再哭,两只小手不停地在爸爸的脸上抓着。

媛媛抬起头对木子其说:“爸爸,给小妹起个名字吧!”。

木子其不加思索的说:“叫她三毛好了。”

“三毛!”二姐妹妹拍起手来。

“噢!叫她三毛。”

“怎麽给她起这个名字?”慧不满意地对丈夫说。

“叫三毛好,这孩子皮实,招人爱,说不定会给我们带来儿子啊!”慧不再作声。

“三毛妹妹!”

“三毛妹妹!”两个女儿不停的叫着,三毛似乎明白了什么,又一次的发出“咯咯咯”的笑声,温暖的屋子里荡漾出阵阵的欢乐声。

 

已长到四岁的三毛,经常被他的爸爸木子其在周六的晚上带去看电影。他会为她买一包咸瓜子,坐在影院看三毛根本看不懂的电影。

记得有一次晚上,天气很冷,在兰园别墅,住着唯一一家的木子其,带着他的宝贝女儿穿过栅栏,路过体育场,来到不远的繁华热闹的新兴电影院前面的小吃摊上,先去吃了三毛特别爱吃的醪糟小汤圆,又带她去看电影。心情十分愉悦的三毛突然发现银幕上有她表演的“三毛流浪记”里的片段。她异常的兴奋,指着银幕大声的喊:“爸爸,爸爸,您快看!我上银幕啦!”惹得众人只看他们父女两个人,“还真是!”有的人认出了喊叫的女孩。

“嘘!”木子其压低声音悄悄地告诉三毛:“是爸爸为你制作的幻灯片,为让你高兴。”

“你知道吗?今天是你的生日!”

三毛依旧在兴奋之中,她不懂什么是生日,反正银幕上有她的表演。

原来是木子其为了他的三女儿生日,特意答应了为影院制作幻灯片的请求,并以三毛为原型的演出剧照,制作了幻灯片“三毛流浪记”。

长大了,三毛才懂得了父亲的良苦用心。

 

镜头二:少女与花儿

 

在白塔山下的王堡堡坪上,顺山坡而下排列着八栋家属大院,被当地人称为八舍。

已是二年级的三毛,每天坐在大院门口,等着一位住在最上面院子里、大她许多、已是高二年级、被孩子们称为“发糕”的大哥。

等啊,等,终于她看到远处一个有点驼背,戴着一副眼镜慢慢向他走来的“发糕大哥”,三毛微笑着看着他路过她家门口,她多希望让她痴迷的这位发糕大哥看她一眼,然而高傲的、不可一世地发糕哥头不右转,目不斜视的走了过去。

不一会儿,高处的大院门口“发糕”哥吹起了笛子,那悠扬的宁夏花儿曲子,让三毛听得如痴如醉。吹得那个好听啊,三毛细细的嗓音和着她已经十分熟悉的曲子,并用心记了下来。

天黑了,三毛在自己的房间里吹着自己的直笛,但怎么也吹不出“发糕”哥吹的笛声来。熟悉的曲子她早已背得滚瓜烂熟,可是,为什么啊?百思不得其解。

她下定决心去侦查一番。第二天她趁发糕大哥没有回来之际,找到了孙妈妈,对她说:“想看看大哥的笛子。”

小三毛终于明白了,人家是横笛,和她的不一样。三毛自己动手了,她把笛子拿到斜对门做木匠活的黄老伯家里,请他帮助锯掉了开口的一端,然后化开蜡烛堵上,又用烧红的火筷子钻了两个眼,满心喜欢的她试着吹了一下,可是怎么都不响,她暗自落泪了。

这一切都被细心的木子其看在眼里,第二天,三毛得到了一包笛膜。

木子其用蒜抹在了笛孔的四周,然后把笛膜贴了上去。他让三毛试试,三毛学着发糕的样子满心喜悦地吹了起来,没有想到她根本无法吹响这支笛子。

她对父亲说:“爸爸,给我买一支笛子吧?”

木子其没有说话,拿起这支小笛子吹了起来,清脆的笛声一下子征服了三毛。只见她双手托着腮帮,静静地聆听笛声从她的小短笛里发出......

从此以后,在第五大院的门口多了一位吹短笛的小姑娘。

后来,那位发糕大哥终于开始关注她,教会她许多的技巧,他们成为好朋友。

再后来,木子其不断的鼓励他的宝贝女儿。在转年的二月二作为生日礼物,他送给三毛女儿一支漂亮的笛子。从此,三毛有了两支笛子陪伴她,一直陪她到了现在。

 

 

镜头三:少女与母亲

  

 三毛很感激她的母亲狄慧。她是家里的顶梁柱。

 狄慧从小生活在一个富裕、殷实、有知识的大家族里,一个大家闺秀。十五岁毕业于女子师范,通过好友、革命党人的介绍考取了黄埔军校。她聪慧、能干。工作中业务、管理能力很强。

 狄慧在女子师范学校是位品学兼优的学生,喜欢演讲、舞剑、打蓝球,是童子军的首领。虽然她是一位大小姐,但是她热心助人、吃苦耐劳、泼辣勇敢的精神,深深地影响了三毛。

 三毛的父母一生相亲相爱,比翼双飞,他们是孩子眼里的明星。当年如果没有狄慧的鼎力相助,毕业于抗日军政大学的木子其,从国民党集中营出来后,恐怕是流落街头了。

 岁月的艰辛锻炼了三毛坚强的意志。她十四岁离家去了兵团,在那里十八年;她十五岁替代了母亲,带着四岁的弟弟在连队整整一年半。

 能够在艰苦的环境中挺过来,能够在事业中做出成绩,应该感谢父母言传身教的素质培养。三毛从父母身上学到了自强、自立、自尊、自爱的高尚品德;学到了坚强、豁达、乐观、热爱生活的人生态度。学到了爱他人,爱家人;助他人,帮家人的大爱精神。

 

镜头四:龙女与亲人

 

 

 .又是一个春季,屋外滴答着雨,工作繁忙的三口之家,却在二月二的这一天格外的喜庆。

 生日蛋糕、鲜花、香槟早早的摆在了桌上,父子俩在忙着布置房间,准备好了要做的东西,就等着下班回来的木子狄亚做菜了。

 三毛,已经是一位贤惠、干练的女人了……

 调回天津的丈夫与她都很成功,她的家,温馨、舒适、别致、高雅。 

 .“夫人,早点回来, 今天是你的生日!”……

 

 .“妈妈,今天就在家过吧!”……

 .“儿子,换个样吧,今年不在家里,我们出去过!”……

 

 .“今天都很忙,对不起你了,就准备了蛋糕。有时间我们一定补上!”

 木子狄娅心里隐约地感到了一丝的不悦,因为,今年不同寻常,她虽然没有提出如何过,但是,她希望丈夫与孩子为她不同寻常的这一年,举办一个隆重的生日派对。

 没有鲜花,没有香槟,只有“好利来”的蛋糕。

 她从心里感到了委屈、遗憾。她没有表示出任何的不快。

 就在这一年,生日后的三个多月,爱她的丈夫走了,留下了终生的缺憾……

 多少年过去了,这一切却历历在目……

 

 

镜头五: 爱,来自五湖四海

 

 今天,又是农历二月二 “龙抬头” 的日子。

 外面飘洒着绵绵春雨,空气干净而潮湿,撕掠了一冬的干冷空气,被二月二的一场春雨洗涤得荡然无存,开着的窗户,被阵阵的清风吹进缕缕街砖返潮的气味,我的心舒展而放绿。

 想把昨夜手里的稿子修改一下,然而我根本无法静下心来做这件事情。手机铃声不断,信息不断。来自远方的战友、朋友,亲人们都在祝福我的生日。昨晚零点后,我就被祝福包围着...... 

 我无法忘记博客里的感人情景,无法忘却一段段的祝福,一张张制作精美画片,一首首诗歌。 

 一个人最大的幸福是什么?我想,莫过于如此了。 

 今天,将与朋友们在雾都的一家咖啡屋里,度过木子狄亚——三毛、龙女,红娅,疏勒河的红柳,也就是我的生日......

 

 

又是龙抬头的日子【疏勒河的红柳原创】 - 疏勒河的红柳 - 疏勒河的红柳【原创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7509)| 评论(30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